朱青生 冯华年:儿童艺术教育的分类和实验(下

2019-03-20 13:58栏目:艺术

  任何艺术都不纯粹是感受力的激发和知识的积累,还包括技能,也就是儿童眼和手的协调和身体的介入,是一种实践。艺术的高度和微妙程度是需要经历长时间反复练习方可逐步获得的技能,这也是一种普查性的对个人潜在能力的发现、激发和培养,甚至会对一些自身所隐藏的、潜在的(家长和儿童本人并不知道的)天赋和创造力加以调用和增强,培养未来的艺术家,为人类留下文化和艺术作品。

  大多数的儿童都不必像艺术家一样接受培养,人类中只有极少数具有天赋的人才能成为艺术家。艺术家需要专业训练,而大艺术家又不是仅靠培养就能够造就的。成为艺术家的道路艰苦而冒险,绝大多数学习艺术的人虽然具有相当的天赋,成功也只是几人而已,全世界每一个时代、每一种专业,只需要几个艺术家,其他人只能够是陪衬和陪练,终其一生努力而不得成就。更何况,即使艺术事业杰出的艺术家,却也往往走上了一条人生激烈、幽暗、冒险、纠结和痛苦的道路,伟大的艺术家经常是以自我生命和幸福作为代价,才换得人类整体精神的愉悦和提升,而艺术家经常在离世之前,都没有机会获得承认和掌声。

  冷军先生在画《小姜》,这种手上功夫在机器摄制时代(摄影-电影=新媒体)依旧显示了人类在造型艺术方面的精湛技艺。那么,将这种技艺传授给每个孩子,是否是必要的呢?

  技能训练通常跟“考级”发生关系。“考级”本身是一个非常有效的促进艺术技能教育的方法和评价体系,但是如果只把“考级”放在儿童艺术教育的主要方面,把培养艺术专业和职业过早用在儿童的艺术培训中当做美育,那就本末倒置,限制了儿童的创造力和漫无边际的童心,减损了艺术教育的愉悦感,使人生而具有的艺术感受力受到限制和摧残,造成艺术受教者终身厌恶“艺术”。

  艺术的技艺活动,虽然只占儿童美育的1/4,或者是只对最特别的很小一部分儿童有意义,但是在目前的情况之下,由于培训机构的营利目的迎合了多数自身并未经过美育,又没有精力和时间陪伴孩子的家长普遍的焦虑,就有可能发展为最发达甚至是疯狂增长的部分。名为美育,实为美害!越有地位和金钱的家庭常常受害越深。今天,在中国处在市场发展的特殊历史时期,想要防止营利而害义的社会潮流是不可能的,想要去压制家长迫切和急切的焦虑需求也是不可能的,要去堵塞和规范市场的种种乱象,只能采取疏导和引导的方式,并且严加监督。最重要是让家长了解,艺术的各个门类之间的特性有很大的差别,钢琴、小提琴训练身体部分犹如体育运动,要从小进行按部就班的训练,也便于用考级方法测试,而视觉艺术创作和造型能力的训练可以从初中后期或高中阶段开始,一个高中的学生学习造型,能理解事物的结构和质感的处理,准确掌握空间透视的处理方法,只要几个星期到几个月的时间。而这样的训练在幼年儿童中花几年都达不到,而且最后就僵持在一个套路中变为成见,以后也不能够充分发展了。所以,儿童美育中的早期技能训练应该是让他/她在没有技术限制的情况之下,充分地调动创造力、感受力,极尽全力自由发挥。

  关于图像基础教育的重要性,可参见我在《作为基础课的图像课》中的论述,比如:“使之成为语文课平行的图像课,为图像、信息时代需要新知识、新技能和新文化准备基础训练和素质教育,从少儿美术教育一直到高中基础教育中的图像、艺术和审美训练。”

  中央美院毕业的黄于纲的凉灯农村朴实生活的概括描写,是经过极其严格的绘画造型训练的结果,对孩子来说这种训练“最好12岁以后开始(吴作人语)”

  总之,这四个方面的儿童美育如果不被现有的家长和儿童本人所完全理解和接受,就会出现偏向。首先是理论问题,然后才是实践问题。尤其是我国的广大群众和少年儿童的美育和艺术教育的需求过分庞大、过分迫切(因为每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只有儿童的关键时段是不可能等待的),所以就形成了畸形的艺术培训市场。这种市场有满足人们精神需要和家长对儿童的发展要求的一面,但是由于对美育和艺术本身的全面性、复杂性、微妙性理解不够,在市场的浪潮冲击之下,很容易转化为一种以片面作为整体(比如把技能训练作为美育的唯一方法),或者以不正确的艺术评价作为标准(所谓正确就是符合人类发展的历史和未来进程,不正确就是不符合或者部分不符合、有巨大缺陷和空白),从而把艺术教育变成一种牟取暴利的手段。而中国长期以来,艺术教育又不纳入升学考核的范围(当然现在教育部已经发出明确通知,艺术将会纳入升学甚至高考的考核范围,这一点已经获得根本的纠正),所以在教学、教材建设和师资培养方面都高度缺乏,尤其是边远贫穷地区的儿童与发达城市的儿童之间在艺术教育方面的差异,甚至已经超过了他们实际所处的环境的差异。而这些问题本身是可以通过艺术教育的正确认识和恰当的组织得以迅速纠正的,并且在新媒体网络课程的推进之下,可以迅速地比解决经济和地区差异等其他问题更早地获得解决,使得儿童发展机会的平等优先实现。而如果正确调用了这四个方面的平衡发展,边远地区所具有的自然和人文资源,不仅可以充分利用,而且有可能比城市更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果通过国家和地区之间的合理利用和组织,通过专业委员会有效的专业工作,通过基金会在关键部分的充分支持,他们在此处的资源就可以和城市资源平等交换,他们的创造力甚至可以优越于城市的儿童,影响整个国家的美育和艺术教育的整体格局。

  从整体的角度来通盘考虑,这四个方面都不是由国家和社会的任何一个部门和某一种力量能够单独完成的。儿童美育是一个全社会的综合工程,它既是政府和专业人员的合作,又是公益活动和公司行为的配合;既是施教者的责任和理想,也必须通过广泛的教育,让每一个家庭,甚至是每一个儿童,都要积极理解和参与才能达到。

  (朱青生,北京大学教授、国际艺术史学会主席;冯华年,吴作人基金会儿童美育分支基金项目主持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今日相关新闻

  • 2018北京当代艺术展门票(种类+价格+入口)
  • 有关艺术画作分类的 Kaggle 比赛经验分享
  • 英国留学艺术专业院校分类排名及热门院校推荐
  • 田馥甄杂志大片大玩复古造型艺术网友:这不是
  • 逾70件清宫造型艺术珍品亮相沈阳故宫
  • 朱青生 冯华年:儿童艺术教育的分类和实验(下